机构养老的“通”与“痛” 东楚网

www.dy1133.com

2018-10-27

  中国消费者报讯中国人历来讲究老有所归,年老后究竟该归到何处,这是所有老年人或正在考虑或曾经考虑的问题。 不久前,北京王女士再三考虑之下将自己在家养老十几年的母亲送到了敬老院,本想在身边照顾老人,但工作忙碌,这几年母亲的体能、记忆力都在退化,将老人一个人放在家实在不放心。

  王女士的情况并非个例。 近年来,不少人将年迈的父母送到养老机构,试图找到一条机构养老的通路。

然而这样就能真正放心了吗养老机构究竟提供哪些服务,服务质量如何机构养老还有哪些痛点待解  收费不同,服务不同  目前,养老机构大致有三种:养老院、养老社区、养老公寓,其功能类似,但费用差距悬殊,每月费用一千多元的养老院与一万多元的养老公寓究竟有何不同呢笔者走访了三家价位不同的养老机构。   北京市房山区拱辰街道社会福利中心位于房山区梨村,是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隶属于拱辰街道的综合性社会福利机构,可收住能自理和不能自理老人,集疗养、养老、度假、治疗、康复、保健、娱乐、休闲及临终关怀等一系列服务为一体。

笔者了解到,这家福利中心现有房间200多间,设床位500张,分单人、双人、多人间。 房间配有独立卫生间、淋浴、储物柜、医疗床、空调、电视、热水器及24小时紧急呼叫装置。 该中心收费较低,能自理的老人可选择居住单人间或双人间,费用分别为3600元/月、1800元/月。 中心管理人员告诉笔者,院方提供的服务包括:房间清洁、床单被罩清洁,打开水,组织文体活动等。 而半自理老人居住单人间费用为4000元/月,双人间费用为2000元/月,院方除提供上述服务外,还可送饭到房间、洗餐具、协助大小便、帮助老人穿脱衣服、洗衣服等。 不能自理老人居住多人间,费用为4000-4500元,院方除提供上述服务还提供帮助翻身、喂饭、喂药、处理失禁的大小便等服务。

  北京万科嘉园长阳长者中心位于房山区长阳半岛,是北京万科养老管理公司与房山区政府合作的共建民营养老项目。

从地理位置看,与上述福利中心比,笔者明显感觉这里环境更优越,出行也更便捷。

据介绍,该中心服务内容包括生活照料、健康管理、护理、医疗康复、心理(精神)支持、社交活动、文化教育、休闲娱乐、膳食服务等。

但相应的,收费标准也远高于上述福利中心:单人间6400元/月,双人间2400元/月,入住需缴纳押金5万元。

  笔者走访的第三家养老机构:远洋椿萱茂(北京·北苑)老年公寓服务于高端群体,这里可接收包括自理型、协助型、护理型(含失智类型)的全类型老年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椿萱茂拥有国际领先的专业失智护理楼层,与国内各大专业院校建立护理、社会工作等相关专业人员的长期合作,能为入住老人提供更专业、更科学的护理、心理疏导和精神慰藉服务。 作为北京市首屈一指的合资高端养老护理机构,椿萱茂收费标准为每月7900元-万元。   笔者综合比较以上三种不同类型的养老机构发现,收费高低不同,服务自然有别。 但对于囊中羞涩的老年群体而言,性价比高的养老机构可谓寥寥。   四大痛点亟待解决  伴随社会老龄化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企业瞄准了机构养老带来的商机,如万科、远洋等这些大企业,但机构养老棘手问题目前仍待解。   一是部分机构养老一床难求。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公办养老院因为价格便宜、服务周到,受到不少老人的欢迎。

然而因床位有限,北京一些公办养老院排队轮候的人数少则百余人,多则上千人,最长轮候时间可能一等要等几十年。

北京朝阳区罗先生告诉笔者:别说进星级养老机构,就是进普通社区养老院也要排一年多的队,前面有20多位老人等着呢,只好舍近求远,找一些偏远的乡间养老院。

目前社会养老形势非常严峻,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亿人,占总人口的%,其中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亿万人,占总人口的%。 也就是说,每100个人中,大约有11人是65周岁以上老人。

然而相对应的是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万个,养老床位合计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31张。

国家卫计委统计,目前我国亿老人中,患有慢性病的接近亿人,失能、部分失能的老人近4000万人,完全失能的老人近1000万人,显然,千人31张床位远远满足不了养老市场需求。

  二是养老机构服务质量良莠不齐。 早前有媒体报道78岁的巴南老人住进养老公寓后,一个月暴瘦10公斤还有了腹水,老人一个月间在养老院就诊3次均未得到有效治疗。 调查发现,该养老院中只有一位医师且常规药物不全。

除硬件设施外,养老院护理人员配备及自身素质、养老院自身管理水平也将直接影响到服务质量。

住在养老院的李奶奶表示,由于养老院内护工数量较少,自己喝水、上厕所等生理需求常常被忽略,部分护工行为粗暴,她感觉自己不被尊重。   三是养老机构配套设施不完善,尤其是医疗卫生设施。

地处乡村的公办养老机构虽然费用较低,但大都交通不便,周围商场、超市等生活设施不全,与医保定点医院更是有一大段距离,老人一旦发生意外情况,救治十分不便。 部分私营养老院同样存在医疗资源不便的问题,甚至连基本的医疗设备都不具备,老人一旦生病只能马上通知家属。

  四是养老院自身存在的安全隐患也不容忽视。 据民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仅2017年专项检查行动中,被依法取缔、关停、撤并的安全隐患严重、无法有效整治的养老院就达2000多家。

  医养结合探索出路  面对养老机构发展过程中面临的种种问题,有业内人士提出:医养结合不仅仅是养老院与医院的互利合作、资源共享,也是解决目前养老资源供应不足的一条思路。

因为医养结合不仅仅是为养老院配备医疗资源,不同模式的医养结合项目,其医与养的定位各不相同。

  在以医为主的模式中,以医院为依托,面向失能、半失能、失智等刚需老人提供急性医疗、专业护理、康复训练等专业照护功能,从而减轻养老院的压力。 常见案例包括:综合医院开设老年病科、康复科,附属于医院的护理机构,医院改制的康复医院等等。   在以养为主的模式中,通常以养老社区/公寓为依托,配套二级及以下医院,满足社区老人日常看病和急救的需求。

主要面向自理型老人及部分需要护理的刚需老人;可提供针对自理型老人的健康管理、慢病管理、康复运动,和刚需老人的专业护理以及急救服务。

  此外还有医养并重的模式,通常包括一个持续护理的社区以及一家以康复、老年病等为特色的三级专科医院。

两者功能互补,并具备较好的转诊机制。 面向从自理型老人到刚需护理型老人全阶段的老年人群,可综合提供健康管理、康复医疗、专业护理、急性医疗等医学需求,以及针对自理人群的生活娱乐服务、针对刚需老人的生活照护等养护需求。   医养结合项目的典型案例是万科在北京市朝阳区开办的怡园光熙国际康复老年公寓。 公寓分为南北两栋楼,南楼为怡园光熙长者公寓,北楼为光熙康复医院。

这家二级康复医院第一阶段开设了盆底康复、中医、口腔三个科室。 未来医院将逐步开展骨科康复、运动康复、神经康复等特色专科,发展成全方位的康复医院。

从整合医学的角度看待老年人群和老年疾病,为老人提供切实可行的诊疗服务,推动养老医疗标准的制定,全面解决老人健康管理问题。